2007年11月28日 星期三

各有前因莫羨人

經常被聽過"情場浪子"舉措的女性朋友質疑:"一個如此儒雅、風度翩翩的才俊(才俊兩個字可圈可點,但無論如何打死我也不能違背良心,說孫柏文是才俊!陸東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才俊!)怎麼會對你痴心一片,連人帶物一并奉上?不會是等急了,設個圈套讓你鑽吧?"言下之意呼之欲出,大概是想說:既使你是一本字典,封面也已經略顯陳舊,內裡也已填上不少筆注,人,特別是男人不都是喜新厭舊的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我會以:"呵呵呵!你說的有你的道理!"應付過去。其實在閨房中和我深交的朋友們都知道這個故事的前因,所以從來不會質疑這個結果。

"情場浪子"本身是個精算師,也幫忙打理家族生意,當我十幾歲的時侯就說:"你還那麼年輕,我要等你長大!"然後我長大了,卻跑去和別人(我很奇怪,為什麼人人都說女人是為男人生小孩,如果女人自己不想生,太多的辦法可以不生的)生小孩。再然後失戀了,又戀愛了,再失戀了,他一直在我身邊呵護守候。有一年的秋天,我們終於戀愛了,他欣喜若狂,沒曾想他事業的冬天已經在歡喜中悄悄地來臨。家族生意被家族中人掏得只剩一個空殼,還欠債累累,他想重振家族生意,無耐身無分文。我呢?當時經營着一瓦小店,正想擴張之際,沒有想過要什麼回報,義無反顧地賣了臺北的那間小公寓,盤了店,和一個三流樂團簽了約做鋼琴師(三流樂團只能用師來形容,基本上每次演出時的觀眾,和去看馬戲、雜技的沒分別),預支了6個月薪水。當時我還很年輕,認為錢是攢回來花的,當然要花得其所,雖然那間小公寓是我當時唯一的物業。(父親是白手興業的,當時也沒什麼錢的,其實成年以後就應該不再花父母的錢了。雖然父親很會做生意,卻不懂得管生意,關於管生意和做生意要容後再談)。
當"情場浪子"拿着我遞(遞這個動作很重要,是若無其事地递上,就像遞一支煙或一條手帕,千萬不能雙手奉上,男人接受女人的金錢的時候,無論他多不要臉,那一刻都會有濃濃的自尊。就算他是存心欺騙的小白臉,錢是拿定了,但他拿得高興還是拿了還要在心裡痛罵你,就看這個動作了)上的一千多萬新臺幣的本票,臉都青了。
第二天我留下一封分手信,走了,獨自上路,因為當一個男人需要全情投入為事業拚殺的時候,還要照顧女人的七情六欲是很吃力的,更何況還是一個情債、錢債兩欠的女人。我在那個三流樂團捱了七個月。他媽的,明明是個交響樂團,有時候居然還要彈古箏。
還好有一段新的戀情開始了。

注:看了R兄的新文有感而發寫下此文。

http://searchmygirl.blogspot.com/2007/11/happy-birthday-to-me-and.html

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契爺

男人對比自己兒女還年輕的女人產生了愛慕之心,因為年齡、身份所限,不能若無其事的呆在身邊做好朋友或大哥哥,又沒有揚振寕教授愛妻早逝的機遇和老而彌堅的體魄,卻想堂而皇之地和心儀女人交往,給予她除了名份、性愛以外的所有美好事物,就會用上一個官面堂皇的稱呼,成為女人的契爺。這個契爺的契女的質素會隨着契爺的身份、地位、財富、疏爽程度的不同而不同。
有魅力、有本事的女人身邊似乎都有一個契爺的物體,碰到這個老男人,坐進賓尼轎車寬大的後坐,看着他的司機帽檐下露出的剛好一寸長的髮角,首先想到的是:為什麼他不是我的老爸!然後望着窗外行人如鯽,幽幽地嘆氣:契爺被雄厚的資產襯托得氣度非凡,早年在英倫大學浸淫回來的紳士風度在一眾狂風浪蝶中難尋,只是40歲的年齡差距實在是太遠了,手上的老年斑其實也蠻難看的。
一個富有的契爺成功的提升了契女的地位,令一眾以上網為娛樂,快餐店作飯堂的憨直青年只能遠觀不敢親近,契女以為用契爺做漏斗成功隔絕了不能擠身小眾舞會的泛泛之子,自己可能很快就能除下契女的名號,以乜太的身份舞翩翩。
若干年後,當夕陽西下,蜂不狂蝶也不再對自己浪了,她才知道,原來契爺還隔絕了有潛力暴升的紫籌股。再幽幽地嘆口氣:也罷,國內地大物博,什麼樣的精壯男人都有,管他真情還是假意,只要我還付得起,幸好我還付得起。就快到農歷新年了,契爺的那封大利是不要縮水才是正經。
聰慧的契女會把契媽拖下水,親親昵眤地拖着手去逛街,用契爺的附屬咭買禮物送給契媽,先斬後奏地帶上男友去契爺家中作客,哄得契媽高興又釋懷(每個人都寂寞,老人猶甚)。契女登堂入室之餘還沒有後顧之憂,契爺無耐之餘也老懷安慰,老妻多了一個人應酬,自己多了時間看字典。作家李純恩說:如果將女人比作一本書,男人一輩子都需要的是一本字典,而小說無論多麼地離奇曲折、峰迴路轉,始終會看完。做人契女就是要懂得永遠地做好一本字典,千萬別妄想成為契爺熱讀的小說,因為小說看完了,再也變不回字典了,不要說遺產,連每年永隆銀行那張5個零的本票大利是也欠奉了。

2007年11月20日 星期二

曖昧

男女之間有一種關係像一層不能(不想)捅破的窗紙叫曖昧,一旦刺破了這一層朦朧的薄紙,不是成就了戀愛的正果,就是落得朋友也沒得做的下場,通常是後者居多。
一個男人愛慕一個女人,可能因為自卑,可能因為身不由己,也可能背負的責任太多,唯有以大哥哥、好朋友的身份呆在旁邊,默默地欣賞、觀望、愛護和關心。聽着她訴說和另一個男人的悲歡離合和喜怒哀樂,心裡百感交集,分不清是甜還是苦,當然更多的是為了她的笑而欣慰;為了她的哭而痛心。男人以為只要是默默地,只要放在心裡在言語上滴水不漏,女人是不會知道的,其實呢?面前的這個好朋友、大哥哥對自己是欣賞還是愛慕,每個女人都知道的,只是在裝傻,樂得身邊多一個傾慕者,而且有些時候愛慕是互動的。
相反,一個女人愛慕一個男人的時候,除非极度自卑,否則通常她倒是落落大方的,管你名草有主還是野花圍繞,喜歡就要讓男人知道(這個時候女人的自信是可以极度爆棚的),把問題留給男人去作答。而身不由己的男人其實更喜歡含蓄的女人,因為男人大概都知道心裡擁有比現實中擁有更輕松,所以我們常常在街道的轉角處看到嘴角含春,若有所思微笑着的男人。

2007年11月16日 星期五

一夜情

一直不明白中國人為什麼人們要將One night stand譯成一夜情。就像一個人肚子餓了,隨便找了一間看上去還可以的餐廳,吃了一頓飯,帳也沒付,抹抹嘴就走了,不會回頭再來一次,也不想知道曾經身處何方,不要說愛情連感情的邊也搭不上的,怎麼就叫一夜情了呢?
One night stand是沒有愛情的性交,是作為高級動物的人展示的一種低級動物的原始行為,唯一高明的地方是不再席天幕地,懂得關起門來作私人演譯。純粹的身理需要,令原本高級的人自動降格變成了動物,其實是非常可悲的。不明白在酒吧守獵後的One night stand有什麼值得炫耀的,既便有100個、1000個One night stand的對像,也不能証明你多有魅力吧,最多只能証明你是隻性欲旺盛、性交能力高超的動物。拜托親愛的俊男美女們別再大肆炫耀在酒吧街,你是多麼的魅力四射,有多少CEO、Lawyer、Banker邀請你上床了,會被人看不起的。

2007年11月13日 星期二

庸俗但真實

義無反顧和毫無保留,你會怎樣選擇?
當你知道義無反顧是拋妻棄子地追求你,需要你用婚姻作保証;毫無保留的是把整副身家給你,不是那種作狀地在樓契上加你的名字,而是把公司、房屋、基金、股票所有資產都過戶給你,還體貼的用上離岸信託基金的形式,免除你的後顧之憂,并且接受你的游離。
一個是人到中年初遇轟烈愛情的痴心莽漢;一個是等了你十幾年,等你長大的情場浪子,就在這個秋季要讓你選擇做誰的歸家娘。
每個人一生中每樣事情似乎都有最佳期限,明年的初春似乎是你結束資本減值,嫁作人婦的最佳時間。
兩個人預期相處一輩子的決定,愛應該是大前題,然而愛是門多麼艱深的功課。沒有腦震盪我們會覺得愛得不足够,震盪過後的平凡令昏暈時不留意的問題叢生。愛情像甜品,婚姻像主食,甜品要精致、要好看、要甜蜜、要芬芳;主食不需要錦衣玉褸,只要適合你的胃,吃得飽才是生活,才能活下去。
你要怎麼選,其實一早你已經知道了。何況毫無保留的浪子遇見意外時急速扭轉的方向盤,還告訴了你除了他的錢,連他的生命為了你也是毫無保留的。
年少時意氣用事,年輕時意氣風發,年紀漸長終於懂得享受細水長流的愛情了,幸好愛你的始終在遠遠的街口等你,你是最幸福的女子。
庸俗但真實的決定。

2007年11月5日 星期一

天堂鳥

我知道的,太過感性的女子其實不適合生活在這個現實的世界。無耐喜歡愛,喜歡被愛;容易感動別人,容易被人感動,是我隱藏在時髦外表下真實的靈魂。
曾經以為重拾冷卻了的愛如溫吞水般熱情不再,曾經以為破鏡重圓難有如花倒影,卻原來一條圍巾已可推翻層層圍墙。
留不住一枚手表的時日,卻竭力撼衛了一條長長的圍巾,我怎會遺忘這條為賀你生日而日夜趕工親手編織的圍巾,上面還有花費很多時間鉤出的隱形天堂鳥圖案。天堂鳥是我最喜歡的花朵,還記得你說從未見過喜歡天堂鳥的女子,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天堂鳥是什麼樣子。然後我給你聽一種叫天堂鳥的樂器吹出來的音樂,終於你懂了,天堂鳥的花形昂首挺胸孤傲優美,天堂鳥的聲音似夢迷離,像极了我的靈魂。
天才稍涼而己,你迫不及待地圍上深藍色天堂鳥圍巾,我愕然,不知道你在什麼也留不住的時光裡,留住了這條圍巾。你望着我含淚的雙眸也淚盈於睫,只說任何時候都不曾想過要放棄我的靈魂。
跳舞的靈魂要安睡嗎?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