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8日 星期一

有的窮人只想要魚

最近都在討論窮人,窮人真的可憐嗎?年邁體弱的、單親、孩子還年幼的,确實是令人憐惜(不是可憐),但是有些窮人看得我一肚子怒火和不屑。

那個18歲的女學生說政府每年貸款6萬元給她讀設計,畢業以後每個月要還錢再外加約6%的利息,背着鏡頭也聽得出咬牙切齒的樣子。天哪!真的18歲了嗎?學校的教育都教到哪裡去了?父母有教過她最基本的做人道理嗎?欠債還錢天公地道!6%的利息很貴嗎?無抵押、無粮單貸款4年任你踏破鐵鞋也找不到人肯借給你。因為身在香港你才可以享受這種福利,要是在大陸,交不起學費只能做低技術勞工維生了,根本沒有讓你知識改變收入的機會!還要埋怨貧窮?!

前幾天新聞報導一對夫婦,男30歲女34歲育有4個6至13歲的兒子,夫婦倆因為沒錢坐公車送兩個小兒子上學而大打出手,招了警察上門(納稅人都有份出錢)調停,揭發了一家六口存折上只餘$10.98的'慘況',事後發現上月社署剛剛發放過萬多元的救助金給他們。他們很窮,而這種窮我認為是自找的。當今社會多少月入幾萬的家庭想生一個孩子都要算過計過,明知自己能力有限還這樣'生產'法,也許香港的福利是一種誘因。

上星期生果報的服務站有一個求助個案,看得眼火爆的朋友傳給我看,一個34歲的女人以前有毒癮,後來戒了,去年和一個癮君子拍拖,期間"意外"怀孕,因為同樣三十多歲的男友已經'戒'了毒,所以她決定生下孩子,現在孩子幾個月大,因為她們的綜緩金不夠用、不夠買奶粉,所以向報紙求肋,而報紙的基金也立即批出$2000元給她應急。現在香港'窮人'似乎只要不怕上鏡都能得到額外援助,這是香港獨有的畸型窮人圈,要知道窮人也會被縱壞的。

有一段時間,參加了路德會舉辦的低收入和單親家庭子女免費課外興趣活動小組,免費擔任鋼琴老師。在50個候選人裡面挑選了4個比較有潜質的孩子,由我和另一個老師各自教兩個,每星期上一堂30分鐘的課。有個女孩10歲,父母離異,父親不知所蹤,和母親依靠綜緩過活,眾所周知學習鋼琴,練習是最重要的環節,單靠一星期30分鐘的學習,就算是朗朗也會無能為力的。正好有個富貴學生要換琴,說服了富太免費送出鋼琴,自己再付了運費送去女孩家裡。隔了兩三個禮拜女孩琴技亳無進展,非常奇怪,問她有沒有在家練習又說有,還是社工家訪才揭發,鋼琴早己不知所蹤。再三追問女孩才哭着說,媽媽第三天已經賤價(本來二手也可以賣一萬多)伍仟賣掉鋼琴了,拿了錢和女兒去酒店吃了自助餐。

很多人窮是因為他們只想要馬上能吃的魚,免費送他魚桿,教授釣魚的技術,他并不稀罕,窮人并不全都是無辜的。

2008年4月27日 星期日

積极。嘗試

我在這裡自顧自地寫信給怒火媽,把心裡的話情真意切地說出來,吁了一大口氣。博友留言說:"不是哀莫大於心死或者是漸漸將她遺忘,只是覺得需要多給一點空間。相信甚麼都是有它的時間表的。"說得也太對了,大部分的中國人都喜歡將情感埋在心裡,輕易地不會說出來告訴對方,為得是給對方多一點的空間,問題在於大多數人都這樣的話,空間有時會變得空洞。

一枚銀幣有兩面,刻花的那面向上,人人都覺得這樣放較好看,如果沒有人嘗試掀開另一面張望,我們永遠不知道那一面是否真的不如花。虛掩的窗戶需要輕輕的一陣風吹開;驚醒夢中人也只不過是一句話。

我在窗外自語,并沒有沖進屋裡叫嚷,空間在那道墙的两邊延伸,看慣怒火博客的人都知道,周未她很少會上網的,不要介意我的計算,強人所難從來就不是我的杯中茶,正如我根本就沒有預期一封情書(?)就能令她就犯出山。

那麼我為什麼還要寫這封信呢?因為積极、嘗試是我的人生信絛,嘗試不一定可以成功,但不試就一定不會成功,還可能永遠無法得知真相!所以人生中遭遇任何事情我都會積极的去嘗試,當然面皮沒有我這麼厚的就不要試了。

2008年4月26日 星期六

親愛的,回來好嗎?

親愛的:

你知道我對你的思念有多麼的强烈嗎?并未宣示於口,只因害怕扑滅了你僅餘的火種。天無窮地無盡,遠遠的我們各據一方;抬起頭天只有一片,低下頭腳踩住的原來只是方寸。然後在另一個方寸之地,不期然地我遇見了你,你筆下流露的不做作、不虛偽,有時候甚至真實得過份的喜怒哀樂是一個普通人用不普通的文字記錄的生活的點點滴滴,我知道愛上你是必然的結果,而且不給你拒絕的權力。

記得我們相識大半年才見過兩次面,你的面目已經有點模糊了,只有去唱K的途中也要跑去書店捧走幾本好書的樣子深深地留在我的腦海裡,要知道我總是輕易地愛上喜歡讀書的人。

你知道嗎?你離開我已經太久太久,對你的思念與日俱增,雖然我知道愛你的不只我一人,那又如何?你知道的,因為愛,我樂意和眾人分享,每個人都有愛你的權力。每次踏進這夕陽西下的方寸地,總是會習慣性地跑去看你,每當看到眾人對你熱情的呼喚,心頭難免一熱,以為你很快就會回來了。

我不知道人們是哀莫大於心死還是漸漸將你遺忘,最近再也無人提起,我只能在陽光明媚的時候在夕陽西下裡深深地呼喚:怒火媽,回來吧!如果有愛(愛寫文、愛博客、愛博友)就回來吧!

愛你的Hana

2008年4月24日 星期四

78桿的迷思

三年前開始學打高爾夫球,事緣前男友酷愛揸棍打波。打高爾夫球不像其他運動一小時起兩小時止的,打高爾夫球一落場18洞最少4小時就扔在裡面了,還未記來回車程,所以打一場球等於要花費整日的時間。不想平白錯過假日的會面,又不想他為了與我相見而放棄嗜好,想辦法讓自已也愛上這種運動似乎是最好的辦法。

做了一個絕對政治正确的決定,沒有像練習場裡那些初學者似的,隨便由不是專業教練的男友、女友或老友亂教。正好有個學生的姑姑是個專業教練,就背着前男友開始偷偷的學習,學費不便宜,單對單練習場教授一小時$600元,但是對於真正想學好打高爾夫球又負擔得起的人來說是物有所值的。教練收了我這個連桿都不會揸的學生也是很開心的,因為我就像一張白紙,任由她書寫成文或成畫,不說不知道,原來在香港大部分人學打高爾夫球都是先由朋友教授然後興趣大了,才找專業教練執一執,孰知壞手勢已經養成,就像寫了字再擦掉的白紙已非白紙。高爾夫球的姿勢很重要,一開始不是要看你能打多遠、多高,只要練好了正确的姿勢,根基打好了,以後就比較容易有突破。

原來有拉丁舞的底子對打好高爾夫球也有幫助,柔軟靈活的腰令swing更完美,還有yoga令肢體更易掌握擊球點。女教練球打得很好,可惜有很多教育和教授行業的人一樣的通病--能做不能教!不太會說,教不到重點,止蝕是我最容易做的决定,於是在學了4節課後換了現在的肥教練James。James收得更貴$800元一節課,但是我的球技突飛猛進,上了兩個月的單對單課程後,他主動要求我轉上1對4的課程(這也是我一直延用他的原因),學費便宜了1/4,效果卻沒變。

記得工程師鐵鎚去年好像寫過,現在打高爾夫球已經平民化,因為去練習場打球才幾十元一小時,其實僅僅去練習場練球而不落場打他個9洞、18洞的,根本不能說是真正會打高爾球了。要經常落場打球才能充份運用所有球桿,才能真正認識高爾夫球這種運動,要經常落場才能越打越好。而經常落場打球消費并不平民。

我在練習場學了兩個月後就由肥教練伴着去肇慶(他的掛鉤球場)打了第一次18洞,來回用了一整天時間,花費$4仟元,包括了球道、球僮、教練伴場指導和車費、午餐。第一次落場打18個洞有教練相陪,成績是118桿,最厲害的是才打失了2個球。三年來在世界各地打了大約70場球,其中一大半是在大陸的球場打的,有一半有肥教練相伴落場,18個洞一場以平均$1000元計,算算看要多少錢?

一對真皮高爾夫球手套$200元,大概可用5個月(要有至少兩對作替換,因為手汗會很多);一對真皮高爾夫球鞋約$1000元,一頂遮陽闊邊高爾夫帽約$300元,一套透氣質料好的高爾夫運動衣褲$1500元,外套$1500元。一隻性能較好的高爾夫球$12元,一套球桿由$4000至$20000不等,我現在有三套不同顏色不同功能的球桿;一支得心應手可以調節方向的木桿最少$3000元。我都不敢、不想算倒底揸棍玩弄這小白球花了我多少錢了,幸好去年中買了一個觀灡湖高爾夫球的會籍現在升值了一大半,還有愛我、寵我的親朋好友們送我相關的禮物,才不至於荷包'干硬化'。

78桿是我最好的成績,僅僅兩次而己可遇不可求,天時、地利、人和、運氣缺一不可。臭擺當然是拿最好的來講,其實差點還是有十多分的。




曾經寫過的有關高爾夫球的文:

http://hanna527.spaces.live.com/blog/cns!5CCBD60064CD2DE!1837.entry

http://hanna527.spaces.live.com/blog/cns!5CCBD60064CD2DE!1831.entry

http://hanna527.spaces.live.com/blog/cns!5CCBD60064CD2DE!1960.entry

http://hanna527.spaces.live.com/blog/cns!5CCBD60064CD2DE!1958.entry

愛雞隨雞

從小到大,我的學生生活都偏向文靜,體育科總是僅僅合格,課餘從來不參加任何體育活動。

愛上一個人,我喜歡融入他的生活,他喜歡什麼活動首先嘗試讓自己也喜歡上,然後就偷偷地努力學習,達到和他旗鼓相當的水平才拿出來和他效量。如果自己沒有天份實在學不好,就收起來就像春雨那樣了無痕。還好男人的嗜好除了极少數學不來和愛不上之外,基本上我都可以一學就會,再學就通,學得差不多了我就止步不前了,導師都會認為可惜了,明明可以更上一層樓的。我的心裡最清楚任何兩人以上的競技活動不為名次、不為功利,純粹愛好的話,最好棋逢敵手,輸兩局嬴三局的,總是輸的話嗜好就變得無趣了。

現在我是柔道黑帶;羽毛球、乒乓球、网球、桌球都打得不錯;高爾夫球打78桿;參加過國標和拉丁舞的業餘組比賽,這些活動已經變成了自己的愛好,雖然不太熱衷但也随手就拿起來了。

我一定不會委屈自已去迎合他的嗜好,因為一委屈就會有怨言,一有抱怨本來的美事反而不美了。自己沒有辦法愛上的活動,就由他去好了,比如我實在沒辦法讓自己愛上看足球比實,有時就幫他準備好啤酒、小食讓他帶朋友回家共享(不會經常如此,習慣成自然,一自然就不珍惜了),自己離開去做spa。如果他和朋友去酒吧觀賞賽事,不會跟着去也不會致電訊問歸期,因為該回來了就會回來,想回來了就會回來。打幾通電話歸期不變還騷擾了他的興致,打來做甚?不會追問有哪幾個朋友,不會查詢其中有沒有女生,如果要走私的話男人是不會先報關的。打幾通電話提早了歸期,人回心不回還惹得朋友嘲笑,那還不如一早就不讓他去。不讓他去?我不是夏娃他也不是亞當,世界不僅僅只有我們兩個人,相愛又如何?有空間的愛才能呼吸得更暢順。

2008年4月23日 星期三

通街都係女人

威猛哥高大威猛,雖不至玉樹臨風級別,卻也倜儻有致,為人風趣開朗;對朋友疏爽視錢銀如廁紙,閱女無數的威猛哥風流而不下流。有時候我會懷疑周伯通是不是會間歇性上他身,游戲人間的他實在令人羨慕。

威猛哥的溝女金句層出不窮例如:
1)我想做李錦記,因為可以餐餐陪住你!照顧你飲食!
2)我係玉蘭油做你好姊妹,聽你講心事,理解你感受!
3)點解我會中意你?因為中意你我先唔使捱餓,望住你秀色可餐!你知啦依加啲米咁貴!
4)唔好懷疑我對你嘅愛!通街都係女人,點解我要撿你?因為唔到我撿,係個天撿嘅,因為我哋係天生一對!

威猛哥金句中嘅金句就係:通街都係女人.....不過對着我這個心肝寶貝命碇女(威猛哥語)接着的話就完全不同了,可以說是改變我一生的良藥。

威猛哥:"寶貝,面對你愛嘅男人你要明白,點解人哋要死心塌地咁愛你,心無旁騖對你不離不棄?你有乜係值得人哋咁做先?千奇唔好諗:我靚囉、我聰明囉、我後生囉、我身材好囉、我識彈琴囉、我乜乜乜囉!因為通街都係女人,你靚總有大把靚過你嘅;你聰明總有聰明過你嘅;你後生?年年有大把BB女出緊世;你識乜乜乜也有人識物物物。所以你要諗嘅係,點樣先可以做個係佢眼中獨一無二嘅、無可取替嘅女人,首先當然係全心愛佢,其次就係代入佢嘅角色......"

這段話由我成年開始就斷斷續續的聽,年輕的時候理解得不夠透徹,執行的信心、決心都不夠大,但隨着歲月的洗禮,貫徹執行得越來越爐火純青了。所以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威猛哥:你的女兒在愛情海裡翻越千重浪萬重波,因為有你的愛、你的教誨,愛情路上只有無疾而終、無可耐何,從來沒有被男人離棄過。不是因為我覩、我乜乜物物,只因我是他的獨一無二。

2008年4月22日 星期二

男女有別

親愛的劉校長:
午安!
雖然我們素未謀面,但依閣下平日裡在網絡間游曳,時而戲虐、時而憤怒、時而調侃的既硬朗又婉轉的筆峰,不難想像閣下的雄姿,大丈夫形像躍然紙上許許如生。再看閣下博客上張貼的近照一張,正當知天命之年卻英偉如不惑之歲,男人味滿瀉。

您在《女紅》一文留言說:"說起女紅,我倒也不弱,由小到大,由有女人到無女人,由孩子的到自己的,褲子放長改短都由我包辦。中學時更會自己改窄褲子,換拉鍊。"小女子看完當下打了個突,一個大男人月夜燈下挑褲腳,除了X形之外,真的找不到其它字眼來形容(可能是我詞窮),X形只是對事不對人。

親愛的校長,自古男女就有別,無論性情、體態還是身體構造都大不同,男女因應這種不同在生活上各有善長,女紅、針黹之類女人更善長的工夫就留給我們女人做好了,好嗎?如果男人要自已縫縫補補,我倒寕願看他穿着破洞的袜子!這樣才有男人味嘛!還有還有,男人即使真的自己穿針引線做了針黹工夫,最好也不要說出來,因為女紅可以作為女人的裝飾,男人弄針黹卻是X形的代名詞。正如女人找不到男人幫忙的時候,乜可以勉強扛着煤氣罐由地下跑上六樓,但是女人卻不會大聲告訴男人這件事,因為女人知道,答案除了男人婆或巾幗不讓須眉之外再也找不出恰當的詞語來形容,但是現在又不是上戰場,女人何苦要強悍?!

所以對於說你擺弄針黹是X形的這句話,我是不會道歉的,也不會收回!期待着你穿上破袜破褲的自貼相(有女人了,另計)。

祝:

午餐好胃口!

Hana上

2008年4月20日 星期日

女紅

和朋友們飯聚,好友湯帶新歡Y匆匆趕來,卻面有難色,原來Y早前買了長褲未試真,回到家才發現褲腳太長,拿去店裡改短卻被告之需費時三天,但是他第二天需要穿這條長褲出席一個活動.湯用曖昧而討好的眼光直盯向我,沒辦法之下只好主動開口對Y說:"給我好了,晚上趕給你,明早讓湯來取。"Y瞪大了眼睛說:"你家是開縫衣店的?"我一邊轉頭惡狠狠地望向湯一邊有點不耐煩地說"不是啦,我是說我自己幫你改啦,我的女紅不差的。""是啊!是啊!我有好幾條褲子都是 Hana幫忙改的,鎖邊、改腰圍甚至外套改小都難不倒她的,手工可以妣美專業店鋪的。"Y的詫異 神情比剛才有過之而無不及:"你懂女紅?!現在很多女生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女紅的呀!"我有點懼喪:"所以我是女人不是女生囉!想說我老也不用這樣轉彎抹角嘛!"

現在真的很少人知道女紅是什麼嗎?

2008年4月19日 星期六

舊牌新駕

有一女子在城市孤身奮戰先立業後置業,轉眼三十有餘仍屬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之例,某日買下一輛奇瑞QQ自我獎賞,但憂心上路,故書:舊牌新駕!一紙貼在車尾以作提示。

老父得知乖女購車自駕由鄉下來到城市探望,望着闊尞居室感慨萬分,當下心有決定。翌日女子照常駕車上班,一路慢駛,卻感覺怪異,皆因爬頭之前車總會回頭笑望,當下檢視儀容并無異常之處,心下孤疑又不甚了了。

回到公司,下車檢視坐駕,原來老父在"舊牌新駕''四字之後妄添幾字,令人啼笑皆非。

這幾個字是:舊牌新駕!人未嫁!想嫁!


2008年4月18日 星期五

老板也難

今時今日,通貨膨脹打工的日子難捱,但是老板也難啊!

今年美國是真的進入大衰退了,好友在美國擁有90駕貨車拖頭的運輸公司,昨天告訴我,今年的生意少了30%。我們公司呢?因為美國政府為了償還大量外債讓美金惡意地貶值,從而推高人民幣,有生意也不敢接太多,僅僅維持運作,希望捱過這個嚴冬。

僅僅一年多民生必須品全部倍升,打工仔的月薪別說加一倍,加10%也是天方夜譚。自己公司去年已經加了5~15%不等,今年真的沒辦法了,你寕願失業還是勉強糊口?

下個月就要決定加薪幅度了,頭很痛,只能在2%~4%之間作個選擇,老板也不好做啊!

和女兒說性

由女兒多多會說話開始,不在一起的日子裡,每一天不管身處何方都堅持和多多聊一會兒電話/skype/msn,由最初的五分鐘,隨着的多多的成長遂步递增至現時的45至60分鐘。天南地北地什麼都談,這個親子時間比兩岸三地很多同住的父子、母女都多,和女兒的關係亦師亦友非常融洽。

現在的孩子不但早熟,思想也非常敏銳,有時候免不了要使出:哄、騙、嗲、認、嬌、弱、忴、逃的自創氹女八寶出來應付。

我:怎麽樣新學校有小男生追你了嗎?

多:有吧,不過我都看不上眼。

我:噢,為什麼呢?

多:到現在男生嘛我還是只喜歡爹哋和公公。

我:那太好了!

多:就知道你會高興的。

我:前些天和愛麗絲阿姨她們吃飯,聊起了女生第一次的合適年齡。

多:第一次什麼?做愛嗎?

我:啊,對對對!

多:你們這些女人真無聊!干嗎不說說那個火炬?

我:也說了,火炬的量詞是把不是個。

多:知道了。謝謝媽媽。

我:後來媽媽想起你婆婆要媽媽作的承諾,好像很管用的,所以也想你答應媽媽18歲才和男人做 愛。

多:但是爹哋說過的16歲也ok。

我:、、、、、、

我:不要討價還價好不好嘛。

多:是你開價太高嘛。

我:你看媽媽就很聽你婆婆話,18歲才有第一次。

多:但是婆婆萬萬想不到,你一有就連孩子也生了。

我:、、、、、、

我:所以這是我要和你說的下一個重要話題。

多:是避孕嗎?

我:你真聰明,你要記任就算很愛很愛這個男人也要使用安全套,現在的安全套只0.3mm 薄得幾乎感覺不到。

多: 不對不對,老師說現在有0.1mm的了,他還試過真的很棒呢。

我: 、、、、、、

多:還在嗎?

我:在,還在。噢,真的耶?!親愛的快答應媽媽吧!

多:現在我只能答應你16歲前不做愛,18歲要盡量囉!

我:目前我只能接受16歲的承諾囉,啍!18歲我們走着瞧!

多:好耶,好耶,我可是用跑的噢。

我:沒關係,無論你跑得多遠,媽媽都在你身後。

多:嗯,那當然啦!因為我們心貼心嘛!

2008年4月17日 星期四

尷尬的第一次

若干年前,有一個新加坡籍的機師男友,當年三十多歲,長得很好看,是可以用氣宇軒昂來形容的漂亮男人。

大家還是眉目傳情、亙相猜測的階段,我們和另外一對情侶結伴去美國旅行,有一天我們租了直升機,盡情飽覽了大峽谷的蒼凉、淒美,看着他專心操控飛機的神情,久旱的我當下就想把他正法了。

晚上酒足飯飽後回到酒店房間,干柴烈火地擁作一團,在靈慾合一地一剎那,我說了一句腸子都悔青了的話:"好暈呀,真的很久沒這樣暈眩過了!你呢?"一句:"sorry啊,我是第一次!"在他九十分鐘的九十分之一的時間鳴金收兵的同時彈出。

躲在浴室裡打電話給媽媽求教,那邊厢媽媽笑得人仰馬翻,這邊我尷尬得想變成老鼠找個地洞暫避,他在門外面忐忑、慚愧(?)......

喝停媽媽的狂笑,限令她馬上想出解困方法一、二、三,媽媽說要給他一個紅包,銀碼不拘,然後就說不出個所以然了。

硬着頭皮走出浴室,相擁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綺綣燈前、一夜纏綿,那是後話了。

至於那個紅包嘛,在回台灣後和媽媽的飯聚中由媽媽親手送出,那個時候据說想變成老鼠找洞鑽的另有其人了。

承諾

上文提到的D是我自已,當時說的話非常認真,這個第一次的第一個也是女兒的父親。

媽媽一直非常地膩愛我,幾乎什麼都由我自己說了算,有時候自已都覺得被寵壞了。"十八歲才和男人上床"是媽媽唯一要我作出的承諾,因為媽媽認為十八歲心智都成熟了,真正成年了,做了什麼不需要男人負責,只須自己對自己負責,十八歲的時候這種能力比較强,十五歲那年我答應了她。

我不是一個會輕易作出承諾的人,所以當男人問我:"你會愛我一輩子嗎?"我的回答是很掃興的:"我現在真的很愛你,一輩子有多久?以後的事情誰知道!說不定在我離開你之前你已經不愛我了。"我當然知道隨口一句:"我會愛你生生世世的!"有多麼容易哄得男人笑眯了眼,但是未知的事真的應該作出承諾嗎?雖然有些愛情真的可以緬長恆遠,但更多的愛情會被時間的洪流洗涮掉的。因為不輕易承諾,男人將我歸類於沒有安全感的女人那一欄,試過有個男人婚還沒離掉,就問我會不會嫁給他,然後才決定追不追求我,男人都在想什麼?!

我的第一次仿佛等了很久,很愛很愛的時候,擁抱、親吻、愛撫都做齊了,就是沒做愛,因為我記得對媽媽作出的承諾。然後終於十八歲了,我主動地要求合二為一,但是他不肯,因為他和太太雖然分居了但還沒有正式離婚,他不願意這樣和我在一起。當然男人有時候會口不對心,特別是這種時候,所以我成功占有了他之後會很真心地說:"放心,我不會要你負責的!"要知道在臺灣這叫通奸,是會坐牢的,這一句話又怎麽可以不說,不真心地說呢?!

2008年4月16日 星期三

第一次、第一句

昨晚幾個女人吃完正餐後,對着杏汁炖燕窩話題也開始膩起來,不知怎的就聊到了從女孩銳變到女人的第一次,第一次和男人做愛後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和他回答的第一句話,原來大千世界人人不同,男人倒是有共通點的,男人都得懂穩定'君'心。
A(2x/17歲): 你要對我負責!(凶巴巴地)
答:我一定會負責的!
B(3x/22歲): 我該怎麽辦?我該怎麽辦?(低泣地)
答:親愛的,別擔心,我會負責的。
C(4x/16歲): 你會娶我嗎?(柔情似水地)
答:當然啦。
D(3x/18歲): 放心,我不會要你負責的(冷靜地)
答:我愛你,只想和你在一起,所以要對你負責。

有點奇怪的是女人的第一次多數都讓不是第一次的男人占去了,碰上男人第一次的女人很少,那些女人都去了哪裡?

看來受傷的人真不少

昨晚和朋友去尖沙咀的富豪吃飯,八點的黃金時間才寥寥數張檯的客人。和部長阿麗聊起來,果然自從A股也大跌後,平日的客人真的越來越少了,周末人客會多些但多數都選擇價錢相宜$888的23頭吉品鮑套餐,豪吃10頭、8頭鮑魚的人很少了。

看來熊市真的令很多人受傷了。

2008年4月15日 星期二

怎麽選?

兩年前因為不想開着一個男人送我的車去和另一個男人約會,首次以自己名字登記買車。雖然我是個開了十年車的人,到了今年才儲了30%的NCB,0%NCB的時候私傢車全保貴得完全不合理,還好是全數付款買的車,沒有按揭可以只買第三保。下個月保險到期要續保,幾個朋友介紹了幾間不同的保險公司,不太懂為什麼同一種保險,保費會相差40%這麼多,該怎麽選呢?

A公司:音語介紹的最便宜,沒說明內容,傳來一張文件和銀行戶口號碼,簽名、付錢,再FAX所有証明文件副本就完事。

B公司:去年用的大公司,保費比A貴30%。

C公司:名不見經傳,保費比A便宜10%,$5000元墊底費(?)

D公司:車保大公司,保費比A貴40%。

2008年4月14日 星期一

不完美

從小到大接触的人和物范圍相對於同齡人算是寬廣很多,一直都在長大(當然不是指胸脯啦),思想也越來越成熟。當很多人在努力地追求完美的時候,我卻越來越看重自已的不完美。

完美的人和完美的人生都不長久,而且維持起來很辛苦,眾所周知的有我的偶像張國榮(完美的人),還有那個拿督夫人陳儀磬(完美的人生)。所以我的座右銘是:全力以赴,做到剛好!做任何事雖未至得過且過,卻不會要求自己做到盡善盡美、完美無缺。

做學生的時候,老師總是會說:"你再加點勁成績可以更好!"我會回答:"已經是第一了,再發力第二很難追呀!"往往下一次我真的變成第二了,老師又說:"都叫你加油的,你看考第二了吧!"我涎着臉說:"不考第二我怎麽進步呢!"然後就一直梅花間竹地在第一、第二中徘徊。雖然不能做長勝將軍,卻也不必在山頂忐忑,有更多時間和同學們玩耍。

打工的時候,老板會說:"你明明可以做得更好,甚至取替你的上司,為什麼你不努力表現呢?"我回答:"我做好了我的本份,你的薪水沒白發給我,我也不想挑戰別人,和同事相處愉快,每天帶着快樂的心情上班,對我更重要。"雖然老板不再對我有期望,但是他也喜歡公司裹的和協氣氛。人在職場如果一有野心就很難和同事愉快相處,能和同事愉快相處的有野心的人肯定是野心不夠或很難成就他/她的野心。有時候野心等同於六親不認、冷酷無情,至於笑面虎、兩面派反而較難成功。

自己做老板的時候,父親說:"寶貝(到現我都三十幾歲人了還是叫我寶貝)你就像一輛入滿油的車,卻不出力踩油門,其實你可以攢得更多!"我摸摸他的頭,扶着他的手臂回答:我知道我知道的,但是你看不見左右都是車嗎?你想我踩盡油門全神貫注、心無旁騖地在他們中間左穿右插,但一不小心可能會粉身碎骨嗎?"父親站起來笑笑說:"還是不要了,我去拿二胡,我們合奏一曲「西出陽關」好了。"對我來說錢夠花就好了,攢得太多卻沒時間、沒空間花費、享受,和沒攢過又有什麼兩樣?!

有些女網友來信說,你這麼早生女兒,如果女兒的父親是你的丈夫你的人生就完美了。我倒不這樣想,真那樣的話說不定早離婚了,十八歲的愛情說永遠太沉重了。

我的頭髮很長,髮質也挺好,打理頭髮花費很少,但天生有點卷電了負離子也沒有清湯挂面的效果,所以放棄了清純的髮型,幸好斯文的樣子還在。頭髮不完美?沒關係的,運用正能量想想總比華髮早生或者提早脫髮的好。

從小就彈琴,別人美侖美奐的樹脂甲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正能量地想好處多籮籮:不用花錢修甲、偷情(?)的時候不怕留下爪印、指甲不會變黃。

不完美的人生才是真實的人生。

2008年4月12日 星期六

說政治太沉重

一直看我的兩個博客文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從來不寫政治的,風花雪月才適合我,雖然事實上我比很多專寫中國政治的人更有體驗、心得、素材去寫。中國人血液裡的劣根性不是一、兩天能說得完的。說政治太沉重了,因為政治就跟繁華城市的下水道一樣肮臟(請不要將政客和妓女相提并論,事實上妓女比政客高貴得多)。


一人一票的民主當然是好,臺灣的民主進程在華人史上也确實是一種躍進,問題是管理整個榮國府和管理賈寶玉的小院子是竭然不同的兩碼事。臺灣民眾兩仟多萬只等於一個上海市的長住居民,什麼事都要循緒漸進,一口、兩口絕對吃不成胖子。

在群體社會中有比較有效的辦法就是少數服從多數,雖然中共還是一黨獨大、專制,打壓異見人士也是非常錯誤的,但現時的情形來說也确實是求變的人比求安穩的人少得多得多。

很簡單的就以香港要求普選為例,如果上街游行示威的人數有當年七一的五十萬甚至更多,中央能像現在這樣一拖再拖嗎?爭普選的游行你上街了嗎?你身邊的朋友又有多少去了呢?老老實實地說當年那五十萬人上街游行的時候,我父親和很多親友都去了,爭普選的游行都沒去了。對小老百姓來說安居樂業、安樂茶飯比什麼都重要。

本來給c.m一催趕緊開始寫關於大陸戶籍制度的博文,現在擱置了,不想再趟這種渾水了,雖然對戶籍制我曾經深入了解、調查過(當時只是想研究毛澤東的能耐),我對大陸的認識還有中國歷史的了解還是用來投資理財、炒賣股票好了。

最後作為納稅人非常不滿那些整天上街游行、抗議政府,反這樣反那樣什麼都反的,除上街之外沒有正職,領取綜緩過活的所謂街頭斗士。

路見不平

關於留言我一直贊同看倌若有不滿、不忿,想罵人就回自己地頭漫罵,不要在別人的地方撒野,畢竟不是每個博客都像我這般看得開,無端被人辱罵總會有些難受,這樣會打擊博客寫文各抒己見的信心的。以下是我在量子自白的留言:

dangdang,
我看情緒化的是你!用一個不存在的檔案留言,居心何在?
一個有質素的博客只歡迎有質素的讀者!你若對博主的觀點有任何不滿甚至想漫罵,敬請移駕去你自己的博客發表。

請問你有去過西藏嗎?有在那里居住過嗎?有和真正居住在那里的藏民討論、交流過嗎?如果沒有,誰又有資格咬牙切齒的辱罵京奧?我在上世紀未開始就進出西藏有五次,和不少藏族朋友親口交談過,情形并不全是達賴組織向世人宣傳的一樣。

歷史一直都在重演,當年明朝被清朝滅亡,反清复明的口號一直在響,請問流亡的政府會說當朝政府的好嗎?某種程度上來說達賴和毛澤東有极相似的魅力,就是幫他的信徒洗腦。

當然我并不贊同中共對異見人士的打壓,但是京奧畢竟是中華民族的一件盛事,而且已經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這個時候去丑化、去杯葛、去破壞京澳,對那些成千上萬日夜不停操練了四年的世界各地奥運選手公平嗎?對不是達賴信徒的藏民公平嗎?對藏族以外的中國人民公平嗎?

http://sixianghuayuan.blogspot.com/2008/04/2.html


ps:其實關於西藏我還有很多經歷想寫,只是太晚了睡覺大過天,無端拔了刀也累了。


2008年4月11日 星期五

博客上的留言

喜歡看開放留言的博客,特別是每一條留言博主都會回覆的博客。雖然回覆每一條留言花費的時間可能還要比寫博文的時間長,我卻樂此不疲地浸在其中,因為貪玩的我認為這是寫博客最好玩的部分。對我而言博客的留言就像電視、電台的問答游戲,一問一答,將來擋、水來土掩,或調侃、或捉狹,甚至打情罵俏、親來吻去的男女不拘,(也可能是男女不知)非常有趣!可惜博客(包括像追渣沽、CK般的知名博客)的讀者大部分都是CDR,留言的人很少,而且還有下降的趨勢。

沒有開放留言的博文是單向式的發佈,就像投稿的文章,往往石沉大海,掀不起一絲漣漪,情況有點像對着鏡子排練的演員,只有极少數的博文被引用、連接或報社征用再掀起另一番討論。有一、兩個沒有開放留言的博客我還蠻喜歡的,但總有絲絲、點點的偷窺的不安。有時候對博文持有不同的意見或是想請博主指導一、二,又或者想激讚博主一、兩句,沒有留言就像老鼠拉龜無從入手,當然可以選擇寄郵件給博主,但無論博主回不回信,在等候其間的誠惶誠恐、忐忑不安
不是件令人開心的事,因為你總會猜想,博主收信後的反應,雖然有時候郵件真的是寄失了。

有留言的博客令我們看到對於同一件事情,男女老少的不同看法,雖然博主不一定每條留言都回覆,但起碼令留言的人确信博主收到了你的訊息,有時候像渣沽般神經刀的回覆,還有點像抽獎游戲,渣沽回覆了你的留言那種欣喜之情差一點男的就'精壯'了,至於女的會不會如我般'濕潤'就不得而知了。




ps:強烈要求三點開返留言!支持者請留名。
也請靚女Elizza絢眾要求開啟留言。
後記:三點小姐火速開返留言Hana我開心到震!








2008年4月10日 星期四

被顏生非禮的的士司機的自我檢討

首先我要檢討一下自已的衣冠服飾、言行舉指還有身上的氣味,据說同性戀是有氣場相吸的,在朗朗的人群中一眼就可以找到'自家人'。

顏生一上車我就認出了這個出了名的雙性戀名人,一個人乘坐五座位的的士,在夜幕的籠罩下他選擇坐在我的身旁,我怎麽就不提高警惕呢?難道是他的名人香將我熏醉?

我揸的士有多少年了呢?當顏生的手搭上了我的大腿,我怎麼竟然沒有立即剎車,停下來報警呢?午夜的銅鑼灣街道因為我的一個急剎車而造成嚴重車禍的機率低過०.1%,我明明知道的。

他的手穿越我不太緊的褲頭緊緊握住我的那話兒上下擺動,還稱贊了小弟的精壯,那話兒竟然在顏生的手中精壯起來?肯定是名人香中還有偉哥的成份!如此這般被他肆意妄為達十分鐘之久,我也沒有停車報警,只怪我太傻太天真,在名人香的幻覺中以為這樣的一程車可以收到五千元的車資。

幸好在最後關頭,顏生下車前拋下的200元解了我的毒,讓我可以報個警、告告他。但是怎麽也想不到事隔半年後原來不只要上法庭還要上報紙,我怎麽就這麼笨呢???

2008年4月9日 星期三

真人不露相

之前對躲在网絡背後的人看法有點偏激了,也是停寫博客的主要原因,直至前幾天網友L相約見面後,完全改變了我對做blogger的看法,實情是網絡背後高手如雲,而且很多都是真人不露相的。

高人L去年三月開始看我的網誌,由"最愛"跟着來到"夕陽西下",是所謂的CDR,只看不留言,僅在"夕陽西下"啓動時來函索要網址,直至我停寫了,L開始和我頻密地通信、用MSN聊天。停寫"夕陽西下"的時候我就決定不再相約未曾謀面的網友見面了,而L一直 鍥而不舍地要求見面,為表誠意還傳來証明文件,可愛之餘也誠實可嘉,於是我們見面了。

L任職於知名煙、酒類跨國公司,是亞太區的极高層,四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像三十多歲,雖然身家不菲卻像我一樣不好名牌,喜歡美食。L在北京出生,在北大畢業後又去了美國讀碩士,能操流利英語和意大利語,三年前被公司派來香港工作,離異獨自撫養一子。

我們相約要挑戰膽固醇吃餐勁的,在楊貫一和鐘錦之間我們選了後者(阿一的富臨這幾年成了大陸客飯堂,鮑魚、魚翅總是缺斤短兩)。大家都準時,在海都門口就碰上了,L是個很有魅力的人,高佻而纤瘦,全身都沒有名牌,但看得出衣料的質地是上乘的。一頓飯吃了三個多小時,由魚翅開始到鮑魚、花膠、凍蟹以燕窩來結尾,肚子和腦子都是飽脹的,喜歡灣仔海都不僅僅因為食物有水準、價錢公道,還因為它是少有的可以靜靜談話的中式酒樓(桌與桌之間很寬暢)。買單的時候L掏出AE的黑金卡付帳(雖然我并不贊同今時今時還要用需收年費的信用卡,管他黑金還是白金要收錢就免問),還好帶了足够的現金,递上我的那一份,L卻執意不收,推來推去地着實難看,盛情難卻唯有笑納,下一餐(其實不知何時)我請客我們去吃A4和牛吧。

寫到這裡,世俗的人們肯定以為又是一個闊佬溝女(還是個中女!)的老套故事,實情是L是個女人味滿瀉的女人。

兩個沒有LV、CUICC、CHANE裝身的女人跑去富人雲集的飯店豪吃,埋單用黑卡(不是附屬卡噢),原來是件很過癮的事,其間有件小插曲非常過癮, 將在"真的不是故意的" 詳述。

最開心的是第二天L女士很認真的邀請我加入她們公司的市場推廣部,負責亚太區業務(我從來沒做過這一行呀?),薪酬非常吸引,over四小時航程的公干還能出公數坐商務艙。很明顯有這樣的酬勞,工作時間肯定不止八小時,而我并不想做女強人,只想做個風花雪月、吟詩作對、不愁衣食的小女人。雖然我婉拒了L的邀請,但沾沾自喜地感覺好幾天了也揮之不去,虛榮心得到了絕對的滿足,這是用金錢買不到的東西!

寫博客原來令我得益屝淺,雖然并沒有真金白銀的進帳,但認識了一班本不相干的網友,雖然平日裹聯絡不多,卻有真誠的相亙關心,雖稱不上幸福卻也算是賞心的美事。

2008年4月8日 星期二

姣婆返來了!

比較有空而且還是喜歡寫,所以我回來了。

在香港出生後沒多久就被送到高雄外婆家撫養,幾年後父母事業漸上正軌又被接回香港,可惜已經不習慣香港的生活,從此在臺港兩地間游走。十多歲的時候父母離異,自己決定不跟父、不跟母,跟着外婆過我的日子,父母兩邊都親近,性格使然和父母都愛意濃濃,當然最愛的始終是我的外婆,在臺北讀大學的時候也把外婆帶在身邊。外公是國民黨的軍官,外婆在49年的時候跟隨外公從南京撤退到臺灣,外婆原本一直居於上海,至今還有少親戚在上海。外公和原配生的兩個兒子也還在上海生活。母親的第三任丈夫是個法國人,現被公司派駐上海,母親當然嫁雞隨雞地跟了去。所以對上海我是即陌生又熟悉的,隨着中國的崛起,上海作為金融、貿易、港口中心被越來越多的世人評論,所以回來寫文我會寫寫我眼中的上海,標籤是"上海上海"


雖然才三十多歲,卻做過很多不同類型的工作,包括:空姐、中學歷史和音樂老師、準中式點心師、酒廊經理,也經營過時裝店、餐廳、琴行。目前正在幫忙管理家族小生意,也上門教授鋼琴,兩樣都是兼職,正職是喝酒、彈琴、唱歌、跳舞、風花雪月、享受人生。因為職業關係廣見'奇人異士',標籤是"聯場見聞之-什麼人都有"

曾經在日本呆過兩年,所以通曉英文、日文、普通話、閔南話、廣東話、上海話,在世界各地走得多了,在機場、在餐廳、在地鐵、在火車,常常聽到陌生人不是說給我聽的話和不想讓陌生人聽到的事情,有趣非常,標籤是"真的不是故意的"

十八歲那年生的女兒,今年十三歲了,在加拿大出生并成長的女孩現正跟着做教授的父親轉征澳洲,女兒三歲起就開始帶着她旅行,每年兩個月的旅行假期成就了有若朋友、無話不談的母女情。女兒漸漸成熟的身體和思想,總是令我又驚又喜,標籤是"十三歲的女兒"

最後當然還是會繼續寫"兩性關係",對於我這個愛情動物來說這個話題實在是易如反掌。




注: 我想知道,你們最感興趣的標籤(或許我是知道的)。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