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8日 星期五

不讓座

二月初的某天傍晚,從港島乘地鐵回新界,在旺角站轉車,有三個大陸女人拖著一個歲多兩歲的小孩和三隻20多吋的行李箱和我一起擠進車廂。那三個行李箱上各打橫放了一個P牌紙尿片的紙箱,那個高度剛好堅硬的紙箱四角會頂住其他乘客的背腰或胸腹。原本已經擁擠的車廂,人們還要向四側擴散,以免被頂到。

拖小孩的女人一上車就將小孩抱起來,然後一直用廣東話(聽口音應該是潮汕人)大聲跟另外兩個女人說小孩好重,小孩呢又扭計吵鬧…幾個箱子幾個大聲說話的女人和吵鬧的小孩在車廂裡像在上演一齣迷你劇。附近的二十多個乘客不管是坐著的還是站著的都目視了她們好幾次。

還未夠一站路的時間,那個抱小孩的女人忽然把小孩往地一放大聲說:「香港人啲素質就係咁差,冇人讓位畀你坐,你就坐地下啦!」

聽到她這麼說沒戴耳機的乘客都各自含蓄地笑了,一點也不生氣,我是笑得比較不含蓄的那一個,當然和她面對面的我,免不了被她怒目相向了一會兒。

11 則留言:

  1. 花姐好呀,頂一個!
    SR

    回覆刪除
  2. 回覆
    1. 好嘢...至啱呀,打錯字!
      SR

      刪除
  3. 讓坐還是不讓坐
    話說一次搭東鐵,我和另一位婦人坐在二人坐位上,在沙田站上來拖著二大件行李的二位大陸女同胞(40歲左右),站在我旁邊,到火炭站時,我旁邊的婦人剛企起身,其中一位大陸女同胞屁股從側邊空隙搶坐下,然後大力的用她的屁股推我入靠窗邊,隨手拖她那位同胞坐下,二人位,三人坐。而且個個都有上下份量,周圍好多對眼睛望住,她們視若無睹,而我周身唔自在,讓坐還是不讓坐?由火炭至大學這段路還挺長,我心有不甘,足足掙扎了這一站的時間,實在頂不住二人的力度,站了起來,於是這二位大陸女同胞,理所當然的辟開大腿,舒舒服服的坐到羅湖......

    Lucy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呢啲人最耍家就係欺善怕惡,我好耐之前都試過,我就吋步不讓並叫佢哋睇下前後左果啲位話畀佢聽呢啲係兩人位,既然佢哋冇苗條到兩人似一人,咁就請佢哋搵個人起身又或者搵個坐大脾,有個咪死死氣起身囉!雖然佢哋嘴入邊嘰哩呱啦係度撩交嘈,但我即時自我封閉咗兩耳當聽唔到啦!留返啖氣暖肚。

      刪除
  4. 我让座,但那个婆婆反而不领情。路人甲帮了口她才坐下,挺尴尬的。

    另:两次带着儿子去北京,当地地铁的让座率是100%(个人经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話讓唔讓座都係個幾復雜嘅問題。

      刪除
  5. 我老爸在北京住了幾個星期,他也說巴士地鐵讓坐是100%,大多是小孩年輕人,一看到老爸就說爺爺請坐。反而每次回香港是少過一半,而且冇人會自動讓,多數喺你望我我望你,睇吓邊個會肯讓。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咿,咁北京啲國民教育又唔錯啵!

      刪除
  6. 娜姐好野!如果我係乘客都一定唔讓。

    自由

    回覆刪除

淡极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